知乎短篇小说:救命,我被蜗牛追杀了!

《救命,我被蜗牛追杀了》

1.

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我被一只蜗牛追杀了。

故事还要从半年前说起。

那时候,我和陈沫刚分手,事业也处于低谷,还和父母大吵了一架。总之就是诸事不顺。

正当我准备以服安眠药自杀来结束这糟糕的人生时,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。

一个中性特征的陌生人出现在我的面前,对我说:“签订契约吗?”

我问他:“你是魔鬼吗?”

因为在我印象里,只有魔鬼才会用人的灵魂做交易。

陌生人说:“我的确是魔鬼,但我是来拯救你的。所以我是魔鬼中的天使。”

我放下手边的安眠药,疑惑地问:“那你要跟我签订什么契约?”

魔鬼中的天使说:“我要给你十亿美元。有了这么多钱,你可以挽回你的女朋友,可以用钱砸在上司的脸上,也可以让父母享受美好的晚年而不必再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和你吵架。”

我想象起他所说的那副画面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

“那么,代价呢?是灵魂吗?”

听到我的问题,魔鬼中的天使原本平淡的脸上,终于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:“代价是你会被一只蜗牛追杀。至死方休。”

那时我还太年轻,不懂命运相赠的礼物,其实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我把手里的安眠药丢进垃圾桶,接过魔鬼中的天使递来的笔,毫不犹豫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叶小白”。

2.

“契约已经签好了,那么十亿美元是现金给我呢还是打在我的账上?”

我期待地搓搓手。

魔鬼中的天使挥挥手,道:“现金。”

眨眼之间,狭小的出租房里一下子便成了钞票的海洋。

我扑在美元上,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。

魔鬼中的天使又自顾自地说了些规则,最后,身形淡淡隐去。

我沉浸在一夜暴富的狂喜之中,兴奋想要打电话给陈沫,才突然记起我和她已经分手了,莫名的悲哀顿时涌上心头。

我又想打电话给父母,转念一想,我也已经搬出来住了,没这个必要。

就这样,我躺在钞票海洋里,血管里的热血一点点变凉。

我开始思考要怎么处理这些钱。

俗话说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,所以第一件事,就是购买了市面上最好的保险箱,将十亿美元分别装进十个箱子里。

不放银行,是我担心没有经济来源的我会被查,而我总不能说“这是魔鬼中的天使送我的”吧。

接着,我又雇佣了最好的保安团队,二十四小时照看保险箱和我本人的安全。

最后,我换上一身昂贵的西装,购置了两套豪宅,又买了数辆豪车。

做完这一切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。

这期间,魔鬼中的天使隔三差五就会突然浮现在我的面前,提醒我说:“小心蜗牛。”

我不耐烦地说:“知道啦知道啦,碰到蜗牛就会死嘛!可是我住豪宅开跑车,怎么会有蜗牛嘛!”

春风得意的我,根本就听不进去半点与我不同的意见。

可是,当某一天深夜躺在床上休息时,我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光滑干净的地板上,一只蜗牛正在缓缓地靠近我的床。准确来说,是靠近我的人。

它的爬行速度是如此之慢,让我产生一种毫无威胁的错觉。

我叫来卧室门前的保镖,指着地上的这只蜗牛,对他一顿臭骂。

(即便是夜里也要戴着墨镜的)保镖抬起他那纯黑作战靴,一脚踩下去。

我惊叫出声:“别弄脏了地板!”

保镖抬起脚。

地板上并不是一滩蜗牛壳的碎片和粘稠体液。

那只蜗牛还活着。

以缓慢的,不可阻挡的姿态,一点一点,向我爬行着。

我的心在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

魔鬼中的天使的话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耳边:“碰到蜗牛,你就会死。”

我吓软了腿,慌乱地倒退着爬了几步,就连后脑勺撞在墙上也没有察觉到疼。

在一只散发着死神气息的蜗牛面前,原本空旷而又华丽的卧室,竟然变成了让我无处可逃的牢笼。

我就要死了。

我心想。

十亿美元才到手一个月,连一个亿都没花出去,我就要死了。

我还没有去环游世界,还没有去挽回陈沫,还没有去羞辱上司,也还没有去找父母。

保镖叫来了他的的手下,企图用火烧锤砸等方式来杀死这只蜗牛,可是一 3 切都是无用功。

蜗牛没事,我的房子倒是被弄得一团糟。

当眼睁睁看着蜗牛爬上床上后,我只能绝望地闭上了眼。

反正本来也是要自杀的,多潇洒了这一个月,不说血赚之前也不亏了。

我在心里安慰这么自己。

保镖的叫声却打断了我的思路:“叶总,蜗牛不见了!”

我半信半疑地睁开眼。

伤痕累累的地板,挤满房间的保镖,什么都有,唯独没有那只蜗牛。

保镖挠了挠头:“奇怪,刚刚明明就在这里的,怎么突然不见了……难道是幻觉了?”

我摇摇头,拖着发软的双腿艰难挪到床边,指着地板上一道白色印痕说:“不是幻觉,那是蜗牛的爬行印记。”

保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我却心知肚明。

这只蜗牛每天零时会准时在我周围 10 公里范围随机刷新位置,刚刚一定是把它刷新到了其他地方。

所以今天我才能苟活。

可问题是。

今天把它从我身边刷到其他地方,可万一哪天把它从其他地方刷新到我的身边呢?

想到这,我不禁一阵恶寒。

十亿美元,多是多,就怕我没命花啊。

3.

渐渐的,我患上了神经衰弱。

一到夜里,我就坐立不安,非要保镖和清洁人员把家里翻个底朝天确保没有蜗牛的踪影。

甚至对任何形状类似蜗牛的物体都极度敏感。

所以当我在夜宵摊子找到陈沫时,几乎是立刻吓成了瘫痪,哪怕被两个保镖搀扶着,双腿也在不停地颤抖。

“你,你,你怎么在吃螺蛳?!”

陈沫诧异地抬起头,看向我,又扫了一眼我身旁的两个保镖。

片刻,她吐出了两个字:“您是?”

我又看了一眼她的对桌,是一个小鲜肉外形的男生。

我笑了。

推开保镖,打了一个响指,保镖便从停在路边的车里取出一个黑色箱子,在陈沫面前打开。

整整十万人民币。

我看见陈沫的眼神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往人民币上飘了。

小鲜肉的眼神也盯在了人民币上。

我说:“跟我走,这十万都归你。”

听到我的声音,陈沫才恍然醒悟,试探性地问:“你是……叶小白?”

接着,她又低语和小鲜肉解释,我是她的前男友。

小鲜肉的表情立马变得难堪了起来,看着周围的墨镜保镖,一时间如坐针毡。

陈沫沉思了片刻。

我当然知道她在沉思什么。

沉思过后,陈沫坚定地说:“我和董放的爱情不是金钱所能收买的!你走吧!我不会爱上你的!”

我不慌不忙,抬起手。

陈沫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脖子。她以为我要抽她。

其实我只是打了一个响指。

接着,又一个装满人民币的大箱子打开在我们的面前。

“一百万元整。”

保镖说完数额,我分明听到周围发出了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我笑眯眯地望着陈沫。

陈沫的眼神没有之前那么坚定了。

她艰难地咬着嘴唇,眼神在一百万元和小鲜肉上飘忽不定。

小鲜肉缓缓抓住了她的手。

陈沫保持着沉默。

见状,我微笑着,又打了一个响指。

一千万元人民币,整整齐齐码在桌上。

全场寂静无声。

但我仿佛能听到围观群众咽口水以及胸膛里狂躁的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斗牛般骄傲的陈沫,终于像是被压垮了似的,缓缓低下头,小声地说:“我跟你走。”

小鲜肉的手,也被她打到一旁。

他们两个,一个人眼中黯淡无光,另一个人眼中却光芒涌动。

陈沫缓缓向我走近,像从前那样,站在我的右侧,并且试图牵住我的手。

我却绅士地抽出自己的手。

她诧异地看向我。

我笑着说:“我反悔了。”

吩咐保镖把一千一百万收回车上,只留下十万。

陈沫质问我:“叶小白,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

我耸耸肩:“没什么意思。只是想告诉你的小男友,既然你会因为颜值离开前任,那么同样会因为钱而离开他。”

陈沫的脸上阴晴不定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。

她在看清了状况后,试图重新回到小鲜肉身旁,但小鲜肉却拒绝了她:“带着你的十万块钱,有多远滚多远吧。”

小鲜肉愤然离开。

我欣赏着眼前的这一幕,就差没有拍手叫好了。

4.

男人有钱就变坏,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。

自从我有了十亿美元,身边接触的人事也都和以前不一样了,自然而然的,也就看不上曾经的女朋友陈沫了。

灯红酒绿,夜夜笙歌。

我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,只需要担心怎么才能把钱花完。

以及另一个需要担心的问题: 我该怎么才能活下去?

每一天蜗牛都会随机刷新位置,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?

终有一天我会死在这只死神蜗牛手里。

我要做的,是设法延迟这一天的到来。

因此,我也变得越来越焦躁,越来越不安。

我甚至怀疑所有人都对我图谋不轨。

医生说这叫被害妄想症。

我一拳揍在医生脸上,打碎他的眼镜,留下一句话:“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。”

医生捂着脸,鲜血从指缝中流出。

“你怕了吗?我告诉你,我现在就和你一样!有只蜗牛也这样威胁我!见我一次杀我一次!你说说这算什么被害妄想症!”

医生想明白了,点点头说:“的确不是被害妄想症。被蜗牛威胁,我有个患者和你很像,他总觉得自己是个蘑菇,会被小姑娘摘走。所以你应该也是精神病。”

5.

渐渐的,我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。

哪怕不是蜗牛刷新的时间,我也头痛欲裂,怎么都睡不着。

精神状况越来越差,每天都要摔家具才能略微缓解心中的烦闷。

浑浑噩噩的日子一过就是半年。

直到有一天。

当我打开保险箱时,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。

我淡定地关上柜门,又接连打开了几个保险箱。

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不见。

我的十亿美元,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
零零散散的加在一起,估计也就只有一千万不到。

我定在原地,感觉自己呼吸困难。

遭了,这是心肌梗塞的感觉。

接着,我眼前一黑,直直地往后倒去。

6.

这半年来,我肆无忌惮地花钱,艺术品也买,奢侈品也买,半熟不熟的朋友来借钱也是一律不拒。

十亿美元,只出不进,就这样子花光了。

从医院病床醒来,我的第一句话是:“没钱好啊,没钱好啊。没钱我就只用担心蜗牛,而不用担心怎么花钱了。”

我妈伸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:“说什么胡话呢?”

我定睛一看。

病床旁的,正是我那年迈的母亲。

她说:“没想到十亿美元这么快就花光了吧?”

我下意识地点点头。

两秒后,像个犯了错被发现的孩子那样,我又叫出了声:“妈,你咋知道十亿美元的事?!”

说话间,病房内的时间仿佛停滞了。

行走的护士们脚步逐渐变慢,最后完全定住。窗外的飞鸟也定格在了半空。

这时,我妈的脸一下子变成了一张中性特征的脸。

“怎么是你!魔鬼中的天使!”

魔鬼中的天使浮到半空,说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我点头。

他问:“既然你有挽回女朋友的能力,为什么没有去挽回她?”

我张张嘴,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

他又问:“既然你有足够的钱,为什么不像你之前说的那样让父母好好享福?”

我知道自己答不上来,干脆闭上了嘴。

魔鬼中的天使总结说:“你不回答,我也知道答案。因为人性是自私的。可惜了,我和天使中的魔鬼的赌,又输了。”

天使中的魔鬼?

赌约?

我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不过魔鬼中的天使也没有做更多的解释,只是说:“十亿美元已经被你花完了,从俭入奢易,从奢入俭难,你要是活着反而是生不如死。你能想象到的吧?”

我点点头,说:“的确。我现在就已经快被蜗牛折磨疯了。”

魔鬼中的天使第二次露出微笑。

他问:“那么,我们再签订一个契约吧。我给你一条全新的、永生不死的命,怎么样?”

我躺在病床上,苦笑道:“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7.

我背起沉重的壳,象征着背负起我过去的罪恶。

我抛弃全身的骨头,象征着我丢下为人的尊严。

我成为了一只蜗牛,用尽一生来追逐那些追逐着金钱的人们。

只要能杀死他们,我就能解脱。

我并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解脱,但我知道,这一天一定会到来。

因为在这世上,眼睛里只有金钱的人数之不尽。

迟早有一天,他们都会死在我的手里。

又或是变成我的同类。

icon_mrgreen.gificon_neutral.gificon_twisted.gificon_arrow.gificon_eek.gificon_smile.gificon_confused.gificon_cool.gificon_evil.gificon_biggrin.gificon_idea.gificon_redface.gificon_razz.gificon_rolleyes.gificon_wink.gificon_cry.gificon_surprised.gificon_lol.gificon_mad.gificon_sad.gificon_exclaim.gificon_question.gif